天垒一的苏云

2020科幻贺年祭
cp向《勇者大冒险》荼岩/丰固;
《龙族》楚路;
《盗墓笔记》瓶邪/花秀/簇邪/客邪
《时间海》月季;
《胆小鬼侦探》图想/图奈;
《灵契》华熙;
《灵魂摆渡》吏青
《一人之下》岚宝/也青/青蓉/碧玉/三四/三妍
《三体》仪淼/史淼/史罗/罗颜/心艾/智心
本职中医针推康复科预备役,词作者,文手,后期&作编曲技能逐步点亮ing
隶属于『赫尔辛根默斯肯科幻社』
mkt5比赛参与中,没脑洞,随缘。

《千苦》·壹


是金主@弥赛亚 的约稿~


那是千唤心中的光、她认定的神明,但她的光连自己都想放弃,又怎么会去拯救她?于是最终她在滂沱的雨里回头,看着那个从未属于过她的光被冷雨一点一点地浇灭,看着那个从未眷顾过她的神从天穹之上跌落到尘世,那个她心心念念了无数遍的名字最终也变成一抔灰烬,被无数人践踏,和凄冷的雨混在一起,变成一滩泥泞,连带着她早就不堪的灵魂一起。她早就学不会痛了,没有心的人又怎么会痛呢?最终她遁入了黑暗的巷陌尽头,淋着冰冷的雨,抬头扯动嘴角,露了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


Part.1


初夏的阳光比春日的要炽热上不少,少女站在穿衣镜前,习惯性地摆了一个非常我见犹怜的表情和姿势,然后后退两步,朝着镜子鞠了一躬,用敬语说了一句你好。镜子里的人看起来没有什么特点,甚至能用平平无奇来形容。长相最多算清秀,一头蓄养得非常好的黑发被少女绑成了有些拘谨的高马尾,唯一值得称赞的或许是她那双眼睛——灰色的眸子灵性十足,连带着她整个人都有活力了起来。而少女的身上穿着关东地区随处可见的女子初中生的校服,唯一不同的搭配是她的下身穿着的是只有男生才会穿的西装裤。而她轻轻一笑,镜子里的她显得有些拘谨,随后她从凌乱的书桌上拾起一副黑框眼镜,当那副眼镜架到她鼻梁上的时候,少女整个人的气质又变了,有什么锋芒被她刻意地掩盖掉,甚至连带着那双灵动的眼睛一起,她眨了眨眼睛,眼睛里灵动的光就彻底消失不见,变得黯淡无光了起来。但她本人似乎对于这些改变非常满意,最后冲着穿衣镜整理了一下仪容,在楼下父母的敦促声里,她转身下楼。


面前摆着的是足够精致的早点,这是他们搬到新家的第一天,也是少女新入学的第一天。而被妈妈询问准备得如何的少女有些拘谨地点头,给予了自己母亲回复。当她踏出家门准备正式去上学的时候,在她看不见的背后,刚刚还和颜悦色对她进行关怀的母亲便回头对着自己的丈夫叹了口气。


“千唤这孩子…这次不会出什么问题吧?可千万别再被人欺负了啊。不过说来也真是奇怪…到底为什么会没有痛觉伤口也会很快愈合呢?去医院检查也检查不出什么来,这些到底算是怎么回事啊?神啊,这孩子可要怎么办才好?”


Part2.


当千唤正式踏上讲台的时候,哪怕是已经做了完全的准备,在面对那一双双透露出不同目光的眼睛…那些眼神或好奇或鄙夷,审视的目光扫过她的全身,让她整个人都不怎么自在。但理智很快把她拉了回来,于是一如她早上演练了无数次的那样,她朝后退了两步,先是转身对刚刚介绍她的老师鞠了一躬,用敬语道了谢,继而重新面朝那些新面孔,再次鞠了一躬,用敬语对他们打了第一声招呼。


“我叫千唤,接下来就要在这里和大家一起学习,很高兴认识你们。”


随后她被单独安排在了角落里的一个靠窗的座位,千唤无心听课,扭头去看窗外的景色。窗外林荫走道上那棵有些年头的樱花树已经谢了樱,还有些残存的花孤零零地坚守在它的枝上,有风从开了一条缝的窗户挤进这个满是人的空间,千唤深吸一口气,摊开了手中的课本。实际上对于这些她也不感兴趣,但是按照她父母的要求,她就应该好好地上课、好好地念书,然后找一份还不错的工作,嫁人生子,过着平平淡淡的一生。


但千唤知道,她同周边的这些普通的孩子…根本不一样,最大的不同就是她有着异于常人的能力,她也从别人口中得知,自己的能力是一种叫“异能”的东西,而她的能力也被命名为“无痛觉怪物”……对,她是个与寻常人不同的怪物,她没有痛觉。


…啊,不仅没有痛觉,甚至于受的伤也会很快恢复,不管那些伤口有多严重。但是其实连千唤本人都不知道自己这个能力的极限在哪里,于是她经常在自己身上做着试验,一道又一道的伤口被她用金属刀刃切开,她其实有些享受血液从身体流淌出来的感觉,如果实验得过猛了,她会产生失血过多的感觉:整个人如坠云端,轻飘飘、轻飘飘,甚至于有一瞬间她会产生自己是否快要死了这个认知。但后一秒她的伤口就被能力自行修复,甚至于她意识到了一个可能性,那就是以后无论她产生多少次想死的念头,她都无法结束掉自己的生命。而她也永远找不到这个能力的极限在哪,但她突然就开始喜欢上了失血的感觉,这让没有痛觉的她会产生一种“还活着”的念头。


千唤轻轻叹了口气,她永远学不会在高位者面前很好地伪装自己,但如果是在这些同龄人面前,那一切就都游刃有余——不过最年轻的永远会把他们丑恶的一面剖开给别人看,那些不公、欺凌,尤其当有同他们不一样的人出现的时候,这些情感就会被无限制地放大,然后矛头会朝那个“他们觉得不一样的人”身上对准。她就是那个经常被对准矛头的异类,毕竟不是什么人都能在看见一个人身上的伤口能快速愈合后还能有什么好表情,除非那个人和她是一样的怪物。


但世界上又有多少这样的怪物呢?千唤不明白,也不想明白。目前为止她还没有什么值得追寻一生的道标,她只想安安分分地做好自己。


这次必须得非常、非常小心才可以。不然的话,这段新的平静生活又会被打断吧?千唤这么想着,又同随着老师的讲课声到来的瞌睡虫做起了斗争。没法用掐自己的方式让她清醒…实在是太困难了…!这种异能实在让人讨厌!


Part3.


但说到底千唤还是太过天真了,她对恶意有所畏惧,但她不是神,无法控制那些在人心深处滋长的恶意。当平静的生活一遍又一遍地被打破的时候,再怎么爱护她的父母也终于受不了这种辗转四处的生活,在那个他们彻底离开的午后,千唤就站在二楼的阳台上,最后朝他们挥了挥手。


随后她冲进房间,把所有属于学生的东西都撕毁、丢弃,然后从衣柜深处翻出一条纯白的连衣裙。千唤褪去了身上的校服,那些已经成为了她的过去式。当她穿上那件纯白连衣裙的时候,一如从前那般,她站在穿衣镜前,摆出了一副我见犹怜的柔弱模样,朝后退了两步,躬身用敬语说着谢谢。唯一不同的是这次她从头到尾都戴着那副黑框眼镜,之前束起的长发也被她自然地放了下来。她的眼中没有了之前那种灵动的光,除了她自己以外,没有人清楚,她的锋芒是真的消失了,还是被她掩藏了起来。


Part4.


在正式踏入社会后,千唤在与各式各样的人接触中逐渐学会了更深一层的伪装技巧。她学会了从什么角度来看能让自己看起来更可怜,通过这种技巧博取高位者和其他人的同情心是她的生存之道。对于她现在的工作——一家酒吧的调酒师,她非常满意。这不仅给她提供了一个解决温饱问题的途径,也能够让她看见更多的人。


千唤每天遇到的人都不一样,单从买酒时选择的酒价上就能简单地分辨这些人的等级阶层。而她也发现,有些身家优渥的人也会选择低价酒,穿着廉价的服装,然后给她高额的小费;还有讨生活遇到难事的普通阶层,来酒吧只是为了找个人聊天倾诉,或者干脆一醉方休;更有单纯为了寻欢跑来酒吧的,那些男男女女的脸上都是不同的表情,千唤也从未在他们脸上看到过一样的表情。


而她却是在这天回家的路上遇到了一个怪人——昏暗的小巷是她每天回家的必经之路,那天晚上却在那里遇到了一个在那个地方尝试自杀的人。青年身上的气质让她不由得侧目,虽说没有多管闲事的想法,但在看到他的自杀设计之后,却也起了点别的心思。仅仅凭借一条绳索和一枚钉子…额,这是想上吊吗?在这种地方上吊?疯了吧。


而那青年在被千唤撞见自己自杀甚至阻止这一系列过程中倒也没有做什么多余的动作,只是轻飘飘地叹了口气,自顾自地说着些“这次尝试又失败了”之类的话,随后他朝着千唤微微笑了一下。


“真是我的失算,倒是没有想到在这个时间段居然还会有人从这里经过。”


千唤倒是意外他会主动和自己搭话,青年的声音自有一种慵懒的感觉,配上他那副表情——好吧,千唤承认,有那么一瞬间,她不知道为什么有点想揍他。但对一个初次见面的人这么做似乎不太合适,于是千唤干脆地摆出做了无数遍的表情,笑着朝他点了点头,却并不打算回答他的问题。毕竟在这种时间段遇到一个陌生男人,怎么看接下来说什么做什么都对她自己不利,反正也是个过路人,倒也没必要关注这么多。


谁知对方反倒穷追不舍了起来,追着她就在那喊小妹妹。千唤面无表情地回头瞪了青年人一眼,秉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想法给那个青年报了一串数字,然后深呼吸,以最快的速度百米冲刺冲出了这条巷子。确认那青年没有跟上来之后她喘了口气,拍拍脑袋就把这件事丢到了脑后。


反正只是一个电话号码而已,她也不会轻易去接那些什么陌生电话,给了也不会少块肉,倒也挺无所谓的。但是千唤倒是对另一件事情开始提起了兴趣,那个青年看起来也不像是什么过不下去的贫困潦倒之人,也有高位者的气质…为什么要自杀呢?总不能是因为兴趣吧?


唉,算了!那是别人的事,她可不想因为多管闲事被扯进什么七七八八的破事里面去啊。


Part5.


千唤面无表情地看着面前的青年,在他说出来一杯水割这句话后,她手中的凿冰刀差点就要收不住了。但看着青年人那双认真的眼睛,她突然又不忍心拒绝,更何况他现在的身份还是自己的金主。白给的钱哪有不赚的道理——抱着这样的想法,千唤也只能认命地开始转冰。


等一杯水割威士忌被调制好也需要半个多小时,这期间那个青年一直眯着一双眼看着千唤在笑——那种目光很难让人把它忽视掉,说不在意也是不可能的,但千唤已经习惯不把心情流露在表面,所以她还是照样转着自己的冰。


“您的水割威士忌,请慢用。”千唤朝着青年点点头,把调制好的威士忌朝他推了过去。然后开始观察这个曾经试图自杀的人:看起来似乎有一段时间没有睡好,眼窝下有一点淡淡的黑眼圈,那张脸倒是她喜欢看的,加上他整个人的气质,说不对他好奇其实也是假的。


“第二次见面了,小姐。”谁知道他倒是先开了口,那杯威士忌就被他随手放在一边,看情况也没有想要喝它的样子,“我对你稍微有点兴趣…您似乎很喜欢观察别人?”


千唤微微愣神,她没想到面前这个男人能够洞察到这点,但其实这也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爱好,于是她干脆地点了点头。


“没错,我觉得观察人很有趣,每个人都不一样,他们形形色色,不仅仅是长相、谈吐、行为举止,甚至有的时候一个人的打扮同他的谈吐完全搭不上边…很少有人能看出来我有这个爱好,看样子先生也是一个喜欢观察的人。”


接下来的时间里,千唤倒是和这个看起来像个怪人的家伙相谈甚欢,不过哪怕如此,她也没有把他真正地放在心上。这是出于保护自己的态度,另一方面,不过是她人生里的一个过客,何必太过在意?不过她倒是知道了他的名字——太宰冶,啊,这个名字倒是挺容易让人在意的,虽然相较于他本尊而言,也不过是个名字罢了。


但很奇怪,经过一段时间的谈话,千唤倒是对这个人讨厌不起来了。稍稍讶异于自己态度上的转变,但随之一想,这么一个彬彬有礼又长得好看的男人,谁会讨厌得起来呢?虽然不知道他为什么要尝试自杀…额,也不是非常熟的朋友,她开口也绝对问不出什么来,绝对!


Part6.


千唤倒是没有想到事态会发展到现在这般境地,但是她也不明白,明明有先进的电子设备,甚至于只要太宰冶愿意,他每天晚上完全可以直接来找她,为什么一定要通过这种麻烦也不快捷的方式,甚至还有些古老…寄信什么的,虽然别有一番浪漫的意境,也难免要担心丢件和时间的问题吧?


“太宰先生,安。

上次寄给您的樱花薄饼得到了您和您朋友的称赞,实在令我感到高兴。这次一同寄送过去的是香草芒果馅饼,希望它同样能得到你们的喜欢。同样,上次我们提起的,有关于异能和武装侦探社…我很感兴趣,不知道是否能够当面谈谈。而我也要感谢您对我的开导,啊,或许对您来说那是无心之举,但是的确让我豁然开朗。总之,无论如何,请同我见上一面,我希望,或许我的力量,也能够帮助到你们。

千唤。”


千唤写下最后一笔,把这封信件小心地塞进牛皮信封里再用火漆封好口,准备在去上班的时候把它和包裹一起交给邮差。实际上,在日复一日的书信交流中,千唤对于太宰冶有了新的认识,同时,在某次联络中,她甚至无意识地把自己曾经的痛苦和过去都朝太宰冶揭露,然后,从太宰冶的口中,她知道了“异能力者”和“武装侦探社”的存在。


并且,太宰冶告诉她,他也是其中的一员。他同她也是一样的,还有其他人也承受过和她一样的痛苦。并且,他们每一个人,都在为了属于他们的、属于每一个人的,为了某些更美好的东西而奋斗。


千唤在深夜里就着昏暗的灯光一遍又一遍地读那封信,她没有痛觉,无法用掐自己的方式来告诉她这是不是真的,但是她清楚地记得,那天晚上,她的心脏在胸膛里的跳动,扑通扑通扑通,那是唯一的提醒,她活着,这是真实的,她不在梦中。


千唤当时想着的是“啊,太好了,原来还有人和我是一样的,甚至连太宰先生也是一样的。”


其实从那天开始,就有奇怪的种子在千唤的心里悄悄地萌芽了,只是她还没意识到,也还没发现那棵种子的存在。


那棵种子就这么埋在她的心里,悄悄地生长着。而太宰冶这个名字,也逐渐在她心间占据了一席之地。但这些情感会发展到什么地步?千唤不知道,太宰冶不知道,他们中没有人知道这个问题的答案。


这毕竟是属于未来的惊喜,也有可能是属于他们的孽缘。但既然命运的线已经交汇,他们的齿轮已经相吻,关于以后的种种,变数太多,又有谁能说得清呢?

“并肩作战。”

是约稿是约稿是约稿,老师太神了tt,原女有,梦女向注意!

秋日物语。

“我们在春天思念着逝去的秋天。”

红蓝可自用,关注可获得网商授权。

二改仅限于加框/线/滤镜/裁剪。

商用仅限于手写底图接单,不可二贩。

不要白嫖不要白嫖ฅ՞

试字来自@秋天在睡觉 

“晨起倦梳头,捧一青茗把卷读。”

依旧是红心蓝手可自用,关注可获得网商授权。这套我没在名朋发过,如果是名朋商用需要私信找我要授权,不要拿去倒卖,我总能逮住你。

二改仅限于滤镜/裁剪,网商仅限于手写底图接单。

不要白嫖不要白嫖不要白嫖。

试字是自己,指写真的好难,我控制不了自己的手指。

“光与暗的命运。”

依旧是摆拍底图,红心蓝手可用,关注可获得网商授权。仅可做裁剪/滤镜/旋转的二改,不可以拿去倒卖不可以不可以,网商仅可用做手写或作图接单底图!

太菜了,我拍不出来那种感觉,我麻了。

浮光跃金。

可二改,仅限于裁剪/滤镜,红心蓝手可自用,关注可获得网商授权。

不要白嫖不要白嫖不要白嫖!!!!!!

后排试字,来自于@秋天在睡觉 

Q:女生宿舍的画风都是啥样的?

本来以为都是文静可爱小姑娘,想着以后开车要内敛。

结果其实从大一第一天到快毕业,我们宿舍的车就没有停过,包括那个我以为是最文静最纯洁的温柔妹子。


我的手指怕是有它自己的想法。是指写,底图来自@斎斎斎光 

“来了,爱了,送给她一颗星星,走了。”

后期好难,排版好难,设计好难,底图来自@-远汀- ,真的是五彩斑斓的黑了!